修良

最游记同人(三空向)溯愿 中

作者有话要说——

1,我流三空向,OOC有

2,奇怪的设定有,请原谅

3,事实证明写文这种事,要趁有灵感的时候一口气写完,今天写一点明天写一点就很有可能造成到了后天的时候发现自己想不起来原本想写什么样的剧情了(给自己一巴掌)

4,三藏回想起来自己是金蝉是我一直以来的脑洞,但是三藏的性格说实话我太难拿捏准确了,希望OOC的不会太严重(土下座)

 ----------------------------------------------------------------------------------------------------------

(1)

“……藏,三藏,三藏!”

“……啧,吵死了。”

被吵醒的三藏心情很不好,昨晚被噩梦惊醒后翻来覆去难以入眠,数着一路上被悟空吃掉的肉包子数量,三藏觉得自己迷迷糊糊刚睡着没多久,烦人的声音就又在耳边响起了。

 

啊,太阳穴好疼。

 

“……干什么?最好是有紧急的事情不然等着被我打死吧。”

“三藏,我肚子真的好饿。”趴在三藏胸口的悟空眼神可怜得像个无害的小动物,让人不忍心打下手。当然,三藏并没有将这种心情表现在脸上。

“八戒和悟净呢?”

“一大早就走了。八戒说距离到下个城镇还要花三四天的时间,如果不找到点存粮我们都会被饿死了。”

“那你怎么不跟着一起去。”

“他们说为了防止我把好不容易找到的存粮都吃掉,还是不带去会比较好。三藏他们真的好过分啊,我都饿得起不来了。”

“……真的那么饿就把被子什么的吃掉吧。啧,快给我起来蠢猴子!”

 

起身走到浴室却发现水龙头里流不出水,三藏的烦躁指数直线飙升。

-赶紧离开这里吧。

三藏透过窗户看了眼天空。

-马上要下雨了。

(2)

 

“尊贵的三藏法师大人是认床吗?这可不行呀。睡眠可是很重要的哦。要不下次把你小时候的枕头什么的搬过来……”

 

砰——

 

“想在大脑上开个洞就直说。死河童。”

“哈哈哈哈哈,昨天那家旅馆实在是有点简陋呢,一觉醒来我也有点腰酸背痛的了。”

 

三藏没有搭腔。

昨晚迫不得已投宿于这个几乎什么也没有的小镇上,幸运的是旅馆还有空房间,不幸的是只有两张床。三藏虽然很想把其他三人都团成一团扔到一张床上,他自己独享清净,但是最后还是拗不过悟空“已经好久没有和三藏一起睡了难得一次到底有什么关系嘛”的请求,一时心软就任由对方钻进了自己的被窝里,结果就是这样,和八戒一样落下了腰酸背痛的后遗症不说,还因为没睡好引起了偏头痛。

 

千万保佑今天没有什么脑子抽风的小妖怪过来打扰他们。

三藏调整了下姿势缩在吉普座椅上,他只想好好睡一觉。

 

可是,实在是太冷了。

吉普车没有屋顶这项配置,为了行走方便他们也没有带太多行李。三藏畏寒,虽然尽量地把手脚藏在了宽大的僧袍下,还是起不了大作用。

 

“悟净,你跟三藏换一下位子吧。”出乎意料的是从刚才开始就异常安静的悟空开口了。“……我睡相不好,昨天肯定没少折腾吧。三藏…从早上起来脸色就不太好,如果,如果不好好休息的话会生病的!”


悟空照着回忆中,自己在寺院贪玩着了凉,仿佛如意棒要从太阳穴两端顶出来似的疼得死去活来。眼泪汪汪地看向一旁陪护的三藏。对方掐灭了烟后手径直地伸向了悟空——他还以为自己要被打了——发射性地缩了一下身子,那手却停在了他的头上,轻柔的地安抚着的模样——有些强硬地将三藏的头按到了自己的腿上,然后像模像样地在太阳穴的位置搓揉了起来。


”你把我当成宠物狗了吗混蛋猴子。把你的手给我放开。”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只是身体,就连内心也成熟了起来。

--这只蠢猴子。

 

三藏还只是三藏的时候并没有过多地考虑过这个问题,自他从五行山上将悟空带回寺院后几乎每天都形影不离,也就没有特别关注过悟空的变化。但是自从他的意识里多了另一个角色后,再以那人的角度来看悟空,就有种“好久不见”的感慨了。

 

的确是好久没见了。


思考着一些有的没的,三藏在难以言喻的舒适中,心安理得地将意识交给了黑暗。

 

(3)

-你是不是也很希望时间就能停在这一刻

-玄奘三藏……不,我还是习惯叫你金蝉童子

 

黑暗中的人影盯着屏幕上缓缓移动的四人组好一会,直起了身。

 

-那我就如你所愿吧,把时间停止在这一刻……让五百年前没能如愿携手走下下界的你们,在五百年后携手走下地狱吧。

 ---------------------------------------------------------------------

感谢阅览~


最游记同人(三空向)溯愿 上

作者有话要说——

复笔作,文笔很难保证质量,基本是幼儿园水平,请原谅(土下座)

最近迷上了最游记,为什么你们童年看的时候没有叫上我一起看啊我们还是不是友好的地球伙伴了?!虽然画风有些陈旧,但是一点也不影响四人组的帅气挥发啊!隔着屏幕的帅气逼人!


OOC有,架空设定有,请把他当成我流的三空故事来看(土下座)

关于标题,真的不是打错了(手动笑哭)有追溯回忆和过往心愿的意思。看前传前我觉得三藏对悟空已经很宠溺了,看完前传后感觉现在的三藏少了一点东西。然后一条弹幕的内容点到了我:“金蝉和悟空是对方的太阳,但是现在三藏的太阳是光明。”

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更虐了,是那种想哭但是哭不出来的悲伤。

希望结局的时候能成全他们四人下界看樱花的夙愿。

已经苦了一辈子了,这一辈子就让他们开开心心团团圆圆地在一起吧。


-----------------------------------------------------------------------------------------

(序)

什么是真什么又是假

当两种截然不同的感情撕扯他的理智,他又该怎么做。

 

(1)

三藏从噩梦中醒来发觉呼吸困难,略微抬起点身子看到罪魁祸首的蠢猴子枕着他的胸膛睡的正安稳。轻轻一推,悟空就滚到了靠墙的角落里去了。

 

“哼,真像大福呢。”

 

三藏想起来最初捡到悟空的时候,将他藏在了寺院的某个小屋子里,有时候推开门,看到的是悟空小小的身子蜷缩在毛毯里,呼呼大睡的光景。那时的三藏也觉得悟空像极了雪见大福。随着这几年蠢猴子吃的饲料越来越多,身体也跟进入了青春期的小伙子一样,开始疯狂地生长,旅游的一年半载里已经快追上三藏了。

 

明明那时候还是伸手可以揽进怀里的高度……

想到这里三藏有些发燥,他从床头摸出烟盒,瞥了一眼边上睡得相对安稳的另一对,“果然是公认的夫妻呢。”脑海里突然冒出了这样遥远的记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三藏会在睡梦中梦见一个和他一样的金发男子,非要说有什么区别的话大概就是那个男子的头发比三藏更长,那个男子对悟空看起来也更加温柔……宠爱点。那个男人会看着悟空的眼睛暗自感慨:“果然……是像太阳一样啊。”但是脱口而出的话语就是:“这只蠢猴子又给我惹事了看我等会不打死他。”

 

恩,心口不一倒是和三藏如出一辙。

最初从梦中醒来的时候会有些莫名其妙,三藏并不认识梦中的除了悟空以外的三个人,难道他已经和悟空心有灵犀到能探测回忆的地步了吗?翌日小心翼翼地探了下口风,蠢猴子表示一点印象都没有。结果第二天晚上又梦见了这群人,醒来心情很不好的三藏法师直接用扇子把悟空打醒了。

 

几次下来,三藏醒来后的心情都会产生微妙的变化。他在不知不觉的期间,已经从上帝视角的看客身份,转换了梦中的金发男子本人。彻底明白他就是梦中的那个金发男子——金蝉童子——是在金蝉死后,三藏的梦境又变成了看客角度,他看见之前出现的那个自称自己是观世音菩萨的神明抱着悟空说:“我替我的外甥金蝉,还有他的友人卷帘大将和天蓬元帅说一句,遇见你,真的是太好了。”

 

随后悟空的记忆被清除,被关在五行山中度过了日日夜夜的春夏秋冬,一直等到他的太阳来接他为止。

 

(2)

三藏抽完了一整包烟后终于捋清了事情的经过,也理解了自己就是那个金蝉童子的转世——这样就可以解释观世音菩萨还有斗神太子都曾称呼过自己为‘金蝉’的原因了。

 

他唯一捋不清的是自己的内心。

由于成长经历的不同,三藏和金蝉说到底是不同的两个人,他该庆幸悟空失去了记忆,不然面对截然不同的“金蝉”,猴子的内心一定比谁都难过。

 

至于另外两个人——三藏掐灭了烟火——看样子和前世也没什么区别,就是打扫房间的老妈子角色转换了一下而已。

 

身边的悟空转了个身双手又圈住了三藏的腰,这一点倒是不管在天庭还是在寺院时期都没多大变化,睡着的猴子就是只蠢猴子而已。

 

晚安。

三藏在心中说到

悟空。

金蝉在心中念到。

-----------------------------------------------------------------------------